- 欢迎来到中国创业网: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商业动态 > 融资动态 >

中国第一波天使投资退出大戏:难寻接手VC

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时间:2018-05-10
导读: 在团购泡沫破灭、拉手网上市失败的窘境里,泰山天使及华山资本创始合伙人杨镭应该倒吸了一口凉气吧。还记得在拉手网估值最激进的时候,金沙江创投的合伙人朱啸虎说:泰山天使基金已经有些后悔退出部分股权。 那时,拉手网的估值从初创时的100万美元,在短短

  在团购泡沫破灭、拉手网上市失败的窘境里,泰山天使及华山资本创始合伙人杨镭应该倒吸了一口凉气吧。还记得在拉手网估值最激进的时候,金沙江创投的合伙人朱啸虎说:“泰山天使基金已经有些后悔退出部分股权。”


  那时,拉手网的估值从初创时的100万美元,在短短八个月的时间里,高歌猛进到了5亿美元,甚至到了风险投资投不进来的地步。在第二轮5000万美元的融资中,其天使投资人—泰山天使退出部分股权,账面回报率高达180倍。


  拉手网曾经是泰山天使及华山资本创始合伙人杨镭得意的项目,或许如朱所说,杨镭真后悔过退出部分股权。但如今来看,当时的退出已变成了明智之举。无论拉手本身成败与否,从投资的角度,这算得上是一次漂亮的退出。


  但天使们并不都是个个好运。在美国,天使投资的失败率大于65%,取得10倍回报的投资人小于10%。硅谷尚且如此,中国天使们又怎能侥幸出逃?


  另一项不可回避的事实是,中国市场将迎来第一波天使退出潮。因为国内的天使投资机构大多成立于2009年前后,泰山天使、创新工厂、联想之星都是如此。天使基金的募集时长一般是7至9年,即“3+4模式”,或者“3+6模式”,也就是,三年投资,四年或者六年退出。


  时限差不多已到,失败率又那么高,中国天使们究竟退还是不退?该怎么退?


  上市并购VC垫背


  泰山天使基金投资总监刘明豫透露,目前泰山天使内部也正在盘点退出项目,数据还在进一步统计中。


  大概所有的天使投资人都有“投资下一个Facebook”的情怀,Peter Thiel投资Facebook获得2万倍的回报是所有天使们的励志故事。曾被称为“中国最优秀天使投资人”的龚虹嘉,当年以450万人民币投入海康威视,此后海康以市值80亿元人民币登陆中小板,龚的退出回报达到了2000多倍。世纪佳缘的成功上市也让徐小平第一次尝到“成功退出”的快感,他惊奇地发现,就凭这一个项目,他就足以收回本金。


  但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创造神话,具备上市实力的好项目凤毛麟角,他们最经常面对的还是那些像拉手网那样的创业公司。所以,天使们也一直在开拓除了上市、并购之外新的退出渠道,比如像泰山天使这样让下一轮投资者接手。


  启迪厚德科技孵化有限公司的执行总经理邓永强介绍,天使投资的项目在进行A轮融资时候,一般会卖出一部分股份,至少先让这部分股份能够收回投资本钱。如果是非常看好的项目,A轮融资卖出的股份较少;反之,则尽可能地多卖股份。一般情况下,A轮投资退出可以获得几百倍的回报。当然,也有B轮和C轮才卖股份的,不过这样退出的回报倍数相对较少。


  问题是,这是一个奇怪的“二元悖论”:如果是真正的好项目,天使为何要卖掉股份而不是等到项目上市或者并购?卖的越多,证明天使对此项目前景越不看好。反之,如果不是好项目,VC接手的动力是什么?再者,风险投资的本质在于帮忙创业者融资以壮大创业公司,并没有投资者有义务要帮助天使退出。


  事实上,在2010年底,泰山天使高调宣布退出拉手网部分股权时,业界就猜测拉手网的估值呈现出很大的泡 沫。


  VC本来考虑的是,这些天使们可以带来相对“优质”的项目,但自己往往疏于判断,成为了垫背的。


  自己成为VC


  “蠢”VC正在变少,天使们找VC接手的可能性正在变低。天使怎么办?天使们找到了新出路,他们开始与VC捆绑在一起,模糊自己的身份。


  启迪厚德天使孵化器背后有启迪创投;经纬的风险投资,成为其天使投资的保证;创新工场的李开复也积极奔走于腾讯、百度、新浪、盛大等大型互联网公司的投资部,以便于投资项目的并购退出。这期间更不乏VC与天使抱团取暖,成为天使的募资方或结成各种投资团体。


  新兴天使投资人王利杰就是这样。他最近募集了一只由松禾资本、蔡文胜等人联合出资3000万人民币的基金。在王与创业者的投资协议中,会要求创业项目再融资时优先考虑这些LP们(有限合伙人)的投资。


  在王眼中,这是一件双赢的事:“创业者在接受我天使投资的时候,我以后还会继续为他们找一笔钱,现在相当于他们一下拿到了我的投资+300万元的后续投资,一下能搞定两笔投资。”


  从去年开始,王利杰致力于举办各种移动互联网论坛,并用借亲朋好友募集到的400万元投资了50个项目。采访当天,王利杰刚从一个移动互联网论坛出来,准备六点半奔赴另一个投资者见面会。临走,寻求投资的创业者特意赶来向王利杰推销自己。


  车上放着动感十足的音乐,北京拥挤的交通似乎为这个创业者提供了更多诉说这个项目的机会。仅仅只是一面之缘,王利杰却非常感兴趣,对于刚刚形成产品雏形的项目提出各种意见,并邀请创业者参加8月份在厦门的一个闭门会议。这个会议,正是王邀请创业者与LP们的交流会。项目如果进行乐观,追加300万元的VC投资不成问 题。


  对于退出,王利杰笑笑说,自己才刚开始这项事业,还没有开始退出的项目。在他的印象中,退出也就是打点折卖给其他投资者这么简单的事情。“我要等到B轮才考虑退出,B轮可以卖老股给进来的VC,多给他们打点折扣。比如我有一个估值达100万美金的企业的1%股份,打个折,按照50亿美金估值公司的1%的股份卖就可以了。”王利杰说。


  在邓永强的印象里,打折卖股份对天使来说,能够拿到的回报似乎并不高,而天使投资10倍的回报才可以说是一个正常收益。“不然都不好意思跟人说,那么大笔资金无论是放银行还是买基金,都能够取得不错的收益。”邓永强说。


  中国天使第一场退出大戏的序幕并不精彩,还多少带些悲情色彩。


责任编辑:admin
Copyright © Www.Zsjmw.Net 中国创业网 版权所有
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QQ:821856049 备案号粤ICP备18042906号-1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