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 欢迎来到中国创业网: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创业访谈 > 成功故事 >

赔了200万却就地转运,从此敲开了320亿的财富之门!

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时间:2018-05-10
导读: 大学毕业同学寄行李,他却寄了80多箱书;别人卯着劲地往机关单位钻,他却放着科级干部不做,29岁非要去做防水项目,捐了200万却换来70亿,他就是东方雨虹的当家人李卫国。 1965年,李卫国出生于湖南常德。常德地处洞庭湖水系,衔远山,吞长江,交通非常便利

大学毕业同学寄行李,他却寄了80多箱书;别人卯着劲地往机关单位钻,他却放着科级干部不做,29岁非要去做防水项目,捐了200万却换来70亿,他就是东方雨虹的当家人李卫国。

1965年,李卫国出生于湖南常德。常德地处洞庭湖水系,“衔远山,吞长江,”交通非常便利,所以自古常德就有“湖南的犹太人”之称谓,做生意有2000多年的历史。

不过,李卫国家里穷,穷到连走出洞庭湖的路费都掏不出,所以他只能放牛,这一放就是11 年。遗憾的是,高一那年,家里那头大黄牛还是因为口蹄疫死掉了,为此,李卫国非常伤心。

所以,1985年9月高考的时候,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湖南农大畜牧业专业。“惟楚有才,于斯为盛,”同班同学中能歌善舞、吟诗作赋的很多,从农村出来的李卫国却五音不全。

不过,他从小炒得一手好菜。一到周末去岳麓山野营,就是李卫国的天下了。什么红辣椒炒肉、猪血丸子蒸腊肉、小葱摊鸡蛋,几个家常菜硬是被他弄得色香味俱全,同学们吃得那叫一个过瘾。

“一招鲜,吃遍天”,就凭着这一手艺,李卫国当上了班长兼团支书。当然,功课是不能拉下的,整个大学四年,李卫国没有在11点之前睡过觉。

一到周末,他就蹲在五一路的旧书摊淘书,除了专业书籍,最爱的就是名人传记,光《曾国藩》就买了不下3个版本。毕业前夕,别的同学忙着邮寄行李,李卫国却邮寄书,而且一邮就是80多箱。

当时,大学生是包分配的,不过,畜牧专业能去哪,所以同学们攀比的是城市大小、单位名气尤其是铁饭碗“铁”的成色。但是,李卫国却胆子大,他硬是拉了三个高中同学,回桃源老家办了一个养猪场,“专业不能闲置。”

大学生不去当官,却想着回乡下养猪,那是很稀罕,最后省科协的领导还特意跑去参观,并把李卫国树为创业典型,准备在省内推广。

然而,领导的材料还没有准备好,李卫国的猪场却出事了!怎么回事?原来,一场猪瘟下来,300头猪死掉280头,“还没有等打针,就全没了”。没有办法,兄弟几个只好认赔,各做鸟兽散,到北海养虾的养虾,到长沙考公务员的考公务员。

李卫国选择了从教,先后在一所职业中专、大专从事教学工作。4年后的1993年,李卫国终于调到了省政府的直属机关。

不过,李卫国颠勺的手闲不住啊,要他把报纸从第一页看到最后一页,再从最后一页翻到第一页,那还不疯了。更要命的是,一个农村孩子,一无靠山,二无背景,猴年马月才能出人头地?所以,2年后,李卫国就再也待不下去了,他选择了辞职。

很快,防水项目进入了李卫国的视线。为什么是防水呢?

故事还得从1994年说起,那年他赶上了福利分房的尾巴,分到了省直大院顶楼的一套40平米的老房子。本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,可一场雨下来,家里就成了池塘,“滴滴答答漏个不停”。物业师傅态度倒挺好,一喊就到,可就是前后修了不下5次,都没搞定。

最后,师傅也不好意思要钱了,“不是维修水平不行,而是防水材料不过关。”所以,只能将就,或者期盼老天爷不要下雨。

省直机关的家属院都漏水,普通老百姓的房子可想而知。当年6月,李卫国回到老家,发现10户有8户的厕所、厨房都有漏水现象。想想看,仅仅湖南省就有1000多万套住房,那是一个多么庞大的防水市场啊!

市场大是大,不过问题是,李卫国只懂给动物看病,防水根本就是个外行啊!不过,他不服输,身上的那股霸蛮劲头上来了,9头牛都拉不回,“不会,就苦学。”

1994年底,听说上海有防水业务培训,李卫国二话不说就去了。一上手,发现防水也没什么难做的,无非就是沥青与粘纸一搅拌,就成了防水涂料,至于像清理基层,底层涂刷那种活,李卫国仅学了一个礼拜就搞定。

行不行,一试就知道。1995年,李卫国先拿自家的房子练手,“买上最好的辽河沥青,再抹上防水涂层,”结果真就不漏水了。

李卫国信心大增,随后,他给大院里的左邻右舍都换上了自己用的防水涂料。一看效果不错,当年秋天,李卫国干脆成立了15人的长虹建筑防水公司。

这个时候,在长沙上学的优势就出来了,第一个像样的大客户就是同学介绍的,那是湖南一家儿童医院的防水工程。

没钱雇人卸水泥,李卫国就亲自卸货。湖南雨水多,一到梅雨季节,暴雨一场接着一场,结果搞得一身的泥浆,最后只能用小刀一点点地抠。

正是靠着吃苦+霸蛮的拼劲,不到半年,李卫国先后承接了5个工程,有了200万的进账。

不过,搞定客户是个苦差事。1996年春,李卫国去溆浦出差,他咕咚咕咚十分钟就把一瓶50度的小烧喝下肚,但是老板仍旧觉得不尽兴。“喝不下去了,”李卫国瘫软在酒桌上,没有想到客户一甩手就是两个巴掌,“必须喝!”

这两巴掌彻底把李卫国打醒了,“往四线走没出路,必须往一线城市走。”

首都自然是首选。1996年6月,李卫国受邀到北京参加一个防水行业研讨会,专家在讲解案例的时候,无意中说起毛主席纪念堂漏水。

还有这事?李卫国觉得不可思议,他特意去毛主席纪念堂,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瞻仰了毛主席,果然发现纪念堂有些年头没有整修了,“来自主席老家,为毛主席纪念堂做防水义不容辞。”不过,该找谁说这事呢?

在天安门广场问100多个导游,大伙都摇摇头。问执勤武警战士,人家部队有纪律规矩,“知道也不能说”。直到一个月以后,他才知道归专门的毛主席纪念堂管理局管。

为此,李卫国在管理局附近的招待所住了2个月,先后给管理局和有关方面写了6份报告,为毛主席纪念堂设计了详细的防水方案。

他的理由就两点,“第一,我是湖南人,从小听着毛主席的故事长大,对主席有着不一样的情感”;“第二,分文不取,免费修缮。”

“那就你了。”

为什么免费做?李卫国心里有数,“花100万3个月为毛主席纪念堂做事,值!”

不过,没有想到事务局也挺狠,方案一再修改,再加上天安门附近对施工时段有要求,结果原本3个月的工期,最后拖了5个月,实际花了220万,“不但之前积累的200万家底全部搭进去,还借了十几万。”

公司就此陷入绝境。在1997年年终总结会议,李卫国自己检讨,“确实应该量力而行。”没有想到的是,会议刚刚结束,人民大会堂、中华世纪坛等单位就已经在会场外等候多时了,李卫国也就此踏上了以防水工程为单独工程的新模式。

“有时候,地狱与天堂之间的转换就是一瞬间。”

李卫国一火,立马招集了当年养猪的那一帮同学,包括钟佳富,许丽民等毕业于清华、北大的同班同学纷纷从四面八方赶过来。

1997年秋天,公司一行30多人从长沙挥师北上,在北京顺义杨镇买下一块地,正式成立了东方雨虹。

为保证原材料是最好的,李卫国不惜以每吨高出市场价5%-6%的代价,从世界最大的天然沥青湖——西班牙的彼奇湖进口原料。要知道,当时市面上大部分防水公司为图便宜,所用涂料都是从煤焦油提炼,不耐用不说,还有毒性。

沥青很给力,涂料更给力。有直接粘贴在瓷砖上的大众防水涂料,也有专门在潮湿面上施工的防水材料…...

就在这个时候,李卫国接到了国家粮库的防水项目。防水层,保温层,装饰层,一样一样的套路,项目完工却总过不了检验关,最后才发现粮库上面有个避雷针,“直接破坏了防水层。”

很快,研发部的一个小伙研发出一种防雷电的防水材料,“就算是雷电交加,也丝毫不影响防水面的施工。”

然而,粮库的防水设施都是混凝土做成的,要是漏水了,就要全部刨开重新做。于是,李卫国带领技术部现场熬了三个通宵,最后提出组装的方法,“所有的材料现场组装,哪里不合适,直接拆装重做。”

3年下来,东方雨虹就在华北市场站住了脚,营业额一举突破5000万。此后,李卫国相继在上海、广州等地开出分公司。

2001年,我国成功申办北京奥运会,李卫国看到了巨大的商机,他专门成立了奥运会防水工程小组,并砸下3000万多买下了美国阿迪集团的防水设备。

确实,和国营企业比,东方雨虹没有行业优势,和跨国企业比,又没有品牌优势,所以李卫国唯一能做的就是提高响应速度,让客户别无他选,“比大企业反应快,比小企业有品牌。”

2004年,奥组委宣布奥运工程开始招标,别的企业刚刚动手,李卫国却一口气拿出了十多套方案,“总有一款适合。”

整整10年的防水经验,全套西方的设备,100多人的专业团队,更主要修过毛主席纪念堂,人民大会堂,首都机场地铁等等。乖乖,不得了,全是标志性建筑物!

就这样,东方雨虹先后拿下鸟巢、水立方、奥林匹克会议中心等10个主要场馆的防水工程,可以说把奥运工程一网打尽。

为保证质量,李卫国专门成立了防水材料检测公司,每一块防水卷材都是精挑细选,每一平方厘米的施工现场,都要检测,“只要有25平方厘米的渗漏点,一天就能漏7吨水。”

40度的高温天,李卫国带领团队一干就是90天。最终,70万平方米的防水工程,一次性全部检验合格,“没有一处渗漏点。”

2005年,东方雨虹彻底爆发,先后拿下京广、京沪等几个路段的高铁防水工程,随后又成为上海世博会最大的供应商。那一年,李卫国搞定了600多个防水项目,人称“重点工程专业户”。

2008年,全球金融危机来袭,很多企业铩羽而归,东方雨虹却逆风而动,当年9月10日登陆中小板,市值9个亿。如今,东方雨虹市值已经达到315亿,9年翻了34倍,李卫国的个人身价也突破90亿。

那么,东方雨虹为什么这么牛?事实上,许多企业家把企业上市做为终极目标,一旦成功上市,就此马放南山,刀枪入库,或者干脆套现走人,所以业绩变脸的股票比比皆是。

但是,敢为天下先的李卫国却不是。上市以后,他用9年的时间向世界20强防水企业发起了强有力的冲刺,从4个方面为东方雨虹构建了一道护城河。

第一,产品精益求精。在东方雨虹的工厂,你根本看不到仓库,因为所有的产品都是一卷卷的暴露在空地上,接受大自然风吹日晒雨淋的考验,“不合格马上销毁重做。”据说,每年光在产品自我加压上的投入,就要多花300多万。

第二,持续培训。自2012年,李卫国请来德国屋面工程协会的专家和美国工程协会的首席代表为200多号员工培训。此外,他还会每年花上百万元,选送业务骨干到长江等各大商学院去培训。如今,当年的人才已经成长为公司的总裁、副总裁。

第三,股权激励。有意思的是,不仅仅是东方雨虹的员工有期权,就连渠道经销商也会分得股权,“8年共有199名代理商拿到股票期权。”

第四,善待员工。小时候吃过苦,李卫国就不想让员工再吃苦。2013年,岳阳分公司一名工人入职不到20天就查出尿毒症,李卫国马上就让工会安排住进当地最好的三甲医院,“光是治疗费,就掏了40多万。”

“雨虹在,漏水不再,”如今,东方雨虹产品已经远销德国、南非、巴西等70多个国家。2016年,东方雨虹一年的营收突破70亿。

已近50岁的李卫国依旧精力旺盛,为赶招标材料,他依旧带领团队熬通宵。“无限风光在险峰,只有长期的、持续不断努力的人,才能成功,”这也许就是李卫国事业滴水不漏的秘诀吧。

责任编辑:admin
Copyright © Www.Zsjmw.Net 中国创业网 版权所有
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QQ:821856049 备案号粤ICP备18042906号-1
Top